歌词我在想念是否你也在想念 我做了个美梦把你想念是啥歌

时间:2021-04-11 02:34:39 作者:admin 52275

如何评价梁博新歌《想念》?

在2020年跨年晚会上,梁博“终于”又演唱了他的新歌《想念》,这一个“终于”,是梁博歌迷最无奈、也是最自豪的地方,“终于”一词、五味杂陈,说起来都是幸福的眼泪。

而这首《想念》还得到了原作者Jack Lee的亲自回应。Jack Lee在听到梁博的版本后,说他的改编让彼此的旋律产生了共鸣。更赞誉梁博“知道如何让旋律歌唱,让它充满生机,并且让每一个音符都有意义”,并直言梁博是一个“非常有才华的创作型歌手”,和一个“非常优秀的音乐家”。因为他“知道如何倾听,并很好地表达自己”。

在原曲中弹奏贝司的爵士贝司演奏家Nathan East,同样评价梁博“用了非常精彩的音色”,以及“十分摇滚的方式演绎”。他甚至希望有朝一日,能够和梁博这位“优秀的吉他手”一起表演。

这两个都是相当高的评价了。

再来说说这次的新歌《想念》。

《想念》给人的第一直觉,就是一首既有典型梁博风格,又有一些新颖感受的作品!

《想念》改编自美籍韩裔爵士吉他演奏家Jack Lee的作品《April》,这首音乐收录在2010发行的专辑《Botero》中,也是Jack Lee和另一位当代爵士大师Bob James合作的作品辑。

在《April》这首原曲中,Jack Lee用他的吉他演奏,以纯音乐的方式,叙述了一个春暖花开、阳光明媚的四月故事。虽然整首作品有着Funk的律动,但更接近于Smooth Jazz的基调,也让音乐整体上会给人一种温暖、和煦的感觉,听着来迷人又雅致。

而梁博就是在这首纯音乐的爵士作品上,进行了旋律的改写及填上中文歌词,从而完成了一首既像改编原曲、又像重新创作的《想念》。其实,从这首作品的改编型创作过程中,倒是可以从另一个脉络,一起走进……梁博的创作世界。

很明显,梁博对于原曲的处理,主要保留的就是副歌部分的一段旋律,也就是“想念昨天的风,也想念昨天的雨,也想念昨天的黄昏和海岸”这一段。在提炼这一段原曲精华之后,以这段旋律作为动机,梁博就此创作出一首全新的《想念》。

之所以说是全新,首先在于文字的切入。很多时候,人们总是以为歌词对于音乐来讲,只是一种附属功能,甚至是可有可无的功能。但同样的一段旋律,如果采用不同的编曲方式,以及完全迥异的文字表达,却能让这段旋律,拥有完全不一样的聆听属性,这其实正是现代歌曲的意义。

而梁博在《想念》这首歌曲里运用的音乐文本,并不是根据原曲《April》的这个主题,或者说音乐中呈现的那种春光明媚感,就势填写另一种和“April”有关的情境。可以说,《想念》的音乐文本,就是典型的梁博体,虽然这次是用情歌的方式去表现思乡的主题,但整体文体的结构和运用,那种化繁就简、简单直接之余,又不缺浪漫情愫的表达,明显是和《男孩》、《日落大道》、《出现又离开》等作品,归属于同一个文本体系。

《想念》里出现的所有字,大家都能看懂,组合起来的意思,也绝谈不上高深。但就在这些平白的表达中,却有着简单又充满力量的表达。而且开篇第一句的“其实孤独,从来都和那些节日无关”,就是有着金句属性的句子,足够成为一首歌曲的记忆点,也是一个群体的共情点。

很多人就是因为这开始的第一句而泪奔,你信不信?!

和文本相关的,还有梁博的旋律创作。

《想念》之所以听起来依然像是梁博的作品,恰恰就是梁博除了借用Jack Lee的一段旋律作为动机之外,歌曲其它的结构、发展和延伸,都由他创作完成,在这个过程中,自然会引入自己习惯的音乐创作体系。

说来也怪,和之前梁博的作品一样,《想念》属于那种旋律明明很流畅,但却不像神曲那样的洗脑。《想念》就是那种听起来简单悦耳,但又可堪回味、比较耐听的作品。除了旋律天赋这种比较务虚的解释之外,在我的理解里,就是因为梁博的摇滚音乐人属性,常常会赋予作品以旋律之外的那种力量感。

比如在《想念》这首作品里,明明他是用旋律的方式在演唱会歌曲,但却总是会让人觉得旋律会产生一种撞击力,不断重复的“想念”、不断重复的“想家”、不断重复的“不说”,不再是单纯的音符抚摸,而更有着无形的击打,这恰恰就是戳心啊!

从另一个方面,这种旋律的不拐弯、演唱的不炫技,以及歌词写作上不病态的押韵和隐喻,恰恰就是梁博的风格,也是他异于这个时代的风格。

《想念》在2020年跨年晚会首演之后,也在2020年元旦当天,上线了排练的同期收音版本。这也可以看成是另一种形式的Live,都是以One Take的方式即时演绎,中间容不得任何乐手出一点点差错,在这个分秒必争的时代,这简直就是和自己过不去,更毫无性价比可言。

但事实上,这并不是梁博第一次和自己过不去,甚至可以说,他的音乐属性,就是一直和自己过不去。上一张专辑《迷藏》,梁博采取的就是这种One Take的方式进行录制,即使在华语乐坛几十年的历史上,以这种方式录制录音室个人专辑的,也不过崔健、张靓颖、林志炫等寥寥几人。

其实,不仅仅是录制个人作品,即使是在现场重新演绎《日落大道》、《男孩》等以前的作品,梁博也都会留下不一样的版本,并且有着和上一次聆听,完全不一样的差异体验。

其实,经历过八十年代或更往前时代的歌迷,对于这样的玩法,一点都不会感到奇怪,甚至会认为,这就是音乐的常态。毕竟,现场本身就是一次创作过程,而现场的英语原义Live,本身就是动态的“活”的一种音乐延伸。如果每一次现场都一样,那就成了Repeat和Copy,和放伴奏带、甚至假唱,也就差别不大了。

正是因为如此,那些至今还在误解梁博的人,恰恰说明了这个时代的坏作用。他们说,梁博这么低产,并不适合当歌手,却不知道一个真正的音乐人,需要的就是对自己作品不断的打磨,才能让作品在千锤百炼后,有了那种回味无穷的实在。

他们还说,梁博的音乐作品不潮流,却不知道在所有人都被潮流推着走的时代,有一些音乐人能够保持自己的审美和速度,在去技巧化下进行灵魂与音乐的碰撞和交流,更需要付出创作的折磨和疼痛,才最终呈现痛并快乐着的创作。

后者也给人一种画面感,即大部分人都像快镜头一样奔向未来,而梁博却在这样快进的人潮人海中,以正常的步伐进行。他从容的弹着吉他,不用倍速、一气呵成,就如同《想念》里那段指弹的Solo那样,优雅又从容。

梁博不赶时间,就像历史上那些音乐家一样,他们有的是时间,他们细嚼慢咽、他们慢工细活,他们在有限的时间里拓展无限的世界。而反过来,像梁博这样的音乐人,以及动不动就出一首像《想念》这样将近七分钟作品的音乐人,同样需要听歌的人也不赶时间。真正在常速下静心感受作品,才能同步体验到音乐里最真实的力量。

与此同时,从2020跨年晚会的首演到今天,《想念》这首歌曲也经历了一段特殊的疫情时期。在这个大地回春的季节里,愿每个想念都温暖,让所有美好的事物、美好的家乡,都能早日回归它最美好你模样。

最后,今天还是梁博生日,祝他生日快乐,也希望他新专辑早日发行。

声明: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自行上传,本网站不拥有所有权,未作人工编辑处理,也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。如果您发现有涉嫌版权的内容,欢迎发送邮件进行举报,并提供相关证据,工作人员会在5个工作日内联系你,一经查实,本站将立刻删除涉嫌侵权内容。

相关推荐